故事 FM

Society & Culture,
23:40

E043.我花 35 块钱,把中国移动告上了法庭

三月 15, 2018

今天是戊戌年正月廿八,公历三一五,宜怼天、怼地、怼空气;忌忍气、吞声、牙落腹。

今天的故事主人公是小白。她做了一件听起来很冒险,也很爽利的事情——单枪匹马,把中国移动告上了法庭。

听起来像是一个堂吉诃德与风车的故事,荒诞又热血。但白歌在讲述它时,声音却是飒爽的。

她说自己是个内心戏过于丰富的人,回忆一些严肃乏味的官司场景时,无厘头的内心戏便像弹幕一样,噌噌噌,刷满听者脑海里的显示屏。

* 🐶 急跳墙,更何况老用户呢

老用户与 🐶 不得办理,对中国移动消费者来说,这是人人心知肚明的潜规则。

作为一条被移动歧视了快十年的老用户狗,我长期使用的都是一档只包含 700M 国内流量的 88 元套餐,而它们近年那些物美价廉的新套餐都只允许新用户办理。

凭什么?

* 我要打官司

几番交涉无果后,我研究了工信部有关规定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,决定把中国移动给告上法庭,诉求有二:

1. 要求中国移动公司为我办理超级日租卡套餐;

2. 要求中国移动公司停止歧视老用户的行为。

第一次打官司,我没找律师。民事起诉状是照着百度的模版写的,证据是自己打印的,一张移动官网的用户协议截图,截的是关于老用户不得办理新套餐的规定,外加两段手写的跟移动客服交涉的录音

我坐地铁去了东城区人民法院,排队把起诉状递了上去,还缴了 35 块的诉讼费。

我这场官司,从头到尾也只花了这 35 块。

* 第一次庭审

大概是日剧看多了,在我的想象中,打官司就该像《Legal High》里那样,唇枪舌战,处处机锋。

事实证明我想多了,北京移动的律师在法官到场后立即提出,她昨天才接到这个案子,所以准备不足,希望延期开庭。

还有这种操作?

* 第二次庭审

两周后,本案正式第一次开庭。

这一次,北京移动的律师终于放了大招,打出了四连否认:

1.我的实名入网时间是 2009 年,协议中并没有规定中国移动需要在 2018 年为我办理超级日租卡套餐;

2.日租卡套餐是卡套餐不是套餐,只能和卡一起买。我的诉求是办理套餐,而非卡套餐,所以不能满足;

3.目前北京移动官网上并没有只准新用户办理的字样,我提供的截图没有公证过,因而证据没有法律依据;

4.中国移动并没有不允许老用户办超级日租卡,同一运营商同一身份证可以办五张卡,想办可以,弄个新号。

直到听完她的最后一条否认,我才有点后悔,律师费可能真的不该省。

* 和气生财

一周后,法庭给了我一份裁定,裁定的核心思想是:这事儿我们管不了。

是这样的,法院表示自己不能鼓励强买强卖,我想买一个产品,而移动不想卖给我,这事儿法院管不了。

我人生的第一场官司,就这么憋憋屈屈地结束了。

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便在网上写了篇吐槽文,而同病相怜者的数量竟然超出了我的想象。

舆论翻滚之下,我终于收到了中国移动的当面道歉,他们还给我办理了超级日租卡套餐。

后来,中国移动正式放开老用户与新用户办理套餐的诸多限制,即所谓一视同仁。我并不确定,这跟我的诉讼有没有关系。

这件事发展到这个地步,怎么说呢,对我来说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了。

我只想表明一个态度:毕竟,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如果遇到了侵犯自己权益的事情,有途径的话,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去申诉。

千千万万的用户,总有那么一个就是不愿当狗的。

 

/BGM List/

01.Upside down part 1(未发布)– Yangfan ( 真的只要35元!)

02.Upside down part 2(未发布)– Yangfan( 开庭前)

03.On The Air part 1(未发布)– Yangfan ( 4个女人一台戏)

04.Upside down part 3(未发布)– Yangfan 她收到了一份快递)

05.On The Air part 2(未发布)– Yangfan ( 移动中的道歉)

 

主播/爱哲

制作人/爱哲 @寇爱哲

声音设计/杨帆 @杨帆_阿猴

文字编辑/梁珂 @ellentooo

实习生/杜宛松 @吾人最后之行藏乃今得闻教

 

我们的微信公众号“故事FM”
感谢关注,欢迎互动

发表评论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