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FM

Society & Culture,
28:14

E026.我曾无限接近成为油腻大叔,还好音乐救了我

十二月 18, 2017

今天推送的是两个音乐人的故事。

高君

1983 年,侯德健唱《龙的传人》,高君听了,打听侯弹奏的这把乐器叫啥名,周围没有人知道。后来高君知道了,这种乐器叫吉他。于是他跟家里人要了26块7,买了第一把吉他,开始了走火入魔似的学琴之路。九〇年代,高君从美国学成归来,却发现一起练琴的伙伴都跑去赚钱了。他开始陷入低谷……

李苍耳

李苍耳出生在七〇年代,他大学念的是经济系,却一直喜欢搞音乐,在北京的高校音乐圈小有名气。后来迫于家庭原因,从事金融行业。

「有一天,公司开酒会,老板拿出一支万宝龙金笔对我说:这支笔30万,好好工作,你将来也能用上这样的笔。我当时差点背过气去:难道我的努力就只是为了用上一只金子做的笔吗?从那一刻起,我就决定辞职了。」

发表评论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