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FM

Society & Culture,
26:09

E023.霸凌、性侵,我用余生逃离我的童年

十一月 27, 2017

阿默,32岁,东北人,现在上海从事广告行业。

「其实在十岁之前,我是一个小公主一样的人,我爸是我们矿上学历最高的人,我妈是最漂亮的人,所以不管是幼儿园也好,还是刚上小学的时候也好,我都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孩子。我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,直到小学三年级我妈调动工作,这是我噩梦的开始……」

九〇年代中期,东北的厂矿子弟学校里如同成人社会,有着各种暗默的规则和秩序。孩子在这里被分成三等人,一等是双职工子女;二等是单职工或临时工子女;三等是厂矿附近的农村孩子。

「他们只关心这个人最后会加入哪个小团体,如果她加入了A,那么B一定会欺负她。如果她加入了B,那A一定会欺负她。如果她谁也不加入,就是A、B一起欺负她。我就是被欺负的那个。」

「我的英语老师当时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你将来要是离开这个地方就永远不要回来。我做到了。」

One comment

  1. Sophia说道:

    一模一样的故事!听节目的时候,心脏一直跳的通通通!痛苦的回忆!

发表评论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