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FM

Society & Culture,
13:38

E044.每当有压力,我都会梦到小学老师,她是我的噩梦

三月 19, 2018
讲个老梗。记者问 100 只企鹅每天都干嘛?前九十九只说:“吃饭,睡觉,打豆豆!”

最后一只说:“吃饭,睡觉。”

对,最后一只叫豆豆。

如果这个笑话发生在我小时候,在我小学的班里,当你问到我的时候,我的台词也会是这句话:“我就是豆豆!!!!” 
让我成为豆豆的,是班里的一位老师,我们姑且叫她 Y 老师。
小孩子爱玩爱闹,这是天性。多年后回头看来,我发现 Y 老师在管教我们时,自觉或不自觉地采用了一种战术——树立一个“坏孩子”的典型,施以霸凌,让他成为全班食物链的最底层,从而方便管理。
很不幸,她选中了我。
她选中我,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动辄打骂。记忆里最疼的一次,她在操场时用膝盖踢了我的大腿,把我踢出去两米左右。
无论受了多少欺负,我都会忍着不哭出来,但那次,我没忍住。实在太疼了。
还有一件给我印象特别深的事情是,我们小学的时候会有爱心交易会,就是在操场上摆摊,卖些文具,卖到的钱学校会捐给山区。
我每年都盼着这个事儿,因为真的很好玩,也很有意义。五年级那次,Y 老师在上面准备讲话的时候,我刚好在跟一起组队的小伙伴聊天,没听到。
Y 老师就发作了,不准我们参加。无论我怎么哀求,的回应都只有一个“滚”字。
说实话,“滚”在她的口中,已经不是最脏的字眼了。这便是他最惯常的与学生的沟通方式——你的想法、感受、自尊、委屈,统统微不足道,想做的,只是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。 
那个时候,我偷偷喜欢班里的一个女孩子。每次她打骂我时,如果那个女孩子在场,我会感到格外地羞耻。小孩子不是不要面子的;尤其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,遭到如此肆无忌惮的否定和贬低,我能做的都只是强颜欢笑做鬼脸,假装自己不在乎。 
直到现在,每次回想起自己在挨打时那副强颜欢笑的鬼脸,我都还是会心疼自己。很多年后,她都依然会出现在我的噩梦里,成为情绪死角里不时来拜访的那只黑狗。 
一个孩子的童年不该是这样的。 
没有人活该成为一个豆豆;而与此同时,在一个用恶意凝聚起来的集体里,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那个豆豆。
*如果你经历过一个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“坏老师”,你一定特别理解今天的故事,请在评论里留言,告诉我你的感受。
当然,我们更期待听到一些关于“好老师”的记忆,给故事里的小张,故事外的我们,一点鼓舞。希望再也不会有老师,成为孩子的噩梦。 
/BGM List/01.让我们荡起双桨 – 群星 (90年代)02.The Space Between Two World – Nujabes (第一代豆豆)

03.Classroom Prisoners (未发布) – 彭寒 (Y老师)

 

主播 / 制作人 @寇爱哲

声音设计 @故事FM彭寒

文字编辑 @ellentooo

实习生 @吾人最后之行藏乃今得闻教

 


我们的微信公众号“故事FM”
感谢关注,欢迎互动

One comment

  1. Youzi说道:

    00年上的小学,对老师和学校的记忆太可怕了,我妈也是那个学校的老师,到现在都没学会怎么跟她好好说话。

发表评论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