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FM

Society & Culture,
27:46

E034.800个男人租我回家过年,我挑了一个看上去最老实的

二月 12, 2018

你可能见过大晴。她在综艺节目《奇葩大会》上露过脸,用一段十分钟的演说与观众分享了自己年轻却丰饶的人生体验。

我们认识大晴是通过另一桩事。去年春节,她把自己租进了大山,扮演一个陌生男人的临时女友。

租她的陌生男人是个福建人,32 岁,在网上看到大晴发的招募帖子,便发去了消息,期望这笔“租赁交易”能帮他抵挡一阵子父母的催婚。他家在山区,种茶为生,自己则在泉州打工。

大晴告诉我们,她从七八百个应征者里选出这个男人,所看中的只是他“没有耍任何的花招”。招募之初,她便明确了这笔“租赁交易”的单纯性:一人上门,一人报销,两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共同演一出戏,不包含任何“进一步”的可能。因此,那些目的不纯的、自作聪明的、提出“进一步”幻想的,统统被她排除在了候选名单之外。

找上门的男人目的各异,而大晴的目的则是一段安全界限内的新鲜体验。从这个需求来看,“家在大山”反倒成了一个加分点。

约法三章,对好口供后,她在临近春节的日子跟着这个初次碰面的男人去见了父母。

在大晴的记忆里,这段为期四天的“被租赁之旅”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。

大山如她想象中一般闭塞,但租她回家的那个淳朴男人却不是全然的两耳不闻窗外事;男人的母亲如她想象一般“爱穿红衣”,但她与“未来儿媳”的相处却维持了令大晴舒服的分寸;山中村民如她想象一般好奇,但无所不在的注视目光却给了她一种意料之外的安全感。

  • “你会觉得你四面八方都是眼睛,其实一点都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。
  • “山本来就是高高低低的,然后等到晚上关灯的时候,特别像台湾的九份,房子是沿着山涧的,然后就层层叠叠,你就会看到整个漫山遍野都是那个小房子亮的灯。
  • 他妈妈就坐在我床头,然后又笑,什么话都不说,就看着我笑,然后看着我笑不够的,就拉着我的手笑……然后我都不知道她笑什么,但是我心里面都觉得,可能有一个媳妇真的很开心。”

在山里的那些天,大晴以一个未来儿媳的身份参与到了这个家庭的新年团聚中。在大晴的眼中,这是一个她未曾体验过的“正常”的家庭,父母双全,兄弟姐妹,姑嫂叔侄,一大家子热热闹闹。

她从没想到这样一种世俗、简单且琐碎的温馨氛围会给她带来如此大的沉醉感和冲击力,而与此同时,“租赁交易”背后的欺骗性质也令她的愧疚与日俱增。

“我既然能让你这么开心的话,那你知道我是假的时候,你会不会很难过?我一直以为我好像在做一个体验,但是又很圣母的觉得我在帮助别人,但是我真的有帮助到别人吗?

这个故事的结局并没有如烂俗爱情片一样,发展成一段假戏真做的恋爱故事;它也没有像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一样,演变成一个骗局引发的山村狗血闹剧。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浪漫——大晴与男人友好地告别,各自回归剧本以外的正常生活。女孩成长了,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;男人变得坚定了,他更加相信,自己的理想人生不必为婚姻妥协;而男人的母亲在听了儿子事后的坦白后,也与他达成了和解。

“他妈终于知道说,人其实是可以对婚姻有追求的。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其他的人不一样:我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孩子,因为我的孩子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思维和想法,他想要找的是一个谈得来的人,一个他心目中想要的人。

发表评论

Scroll to top